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张宝瑞

张宝瑞,著名文学家、书画家、社会活动家,1952年8月23日出生,男,198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 ,新华社高级记者、新华出版社副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武侠文学学会理事,金蔷薇文化沙龙主席。

张宝瑞的全部作品集

告密者

惊悚 / 排行榜 连载

反特悬疑,历史迷雾,是是非非曾经的较量,一切并不如过眼烟云。留给人们的是更加深沉的思索。神秘列车南下梅花党倾巢出动,第一神探龙飞三下江南,楚将军府迷云密布叠现绿色尸体,谁是告密者。

阁楼鬼影

惊悚 / 排行榜 连载

“文革”期间手抄本经典著作,东方007开启中国当代悬疑小说之先,京城怪杰为你演绎梅花党的传说,当夜深人静的时刻,你翻开书,突然,门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在岁月的流光面前,真正有意义的是我们经历过的历史。文革期间,“文字狱”横行,文化荒芜,是中国文学史上乃至世界文学史上空前绝后的奇观。文革手抄本代表作家张宝瑞先生在那个茫茫黑夜里,点燃了一簇簇文明之火!——著名文学家、剧作家 吴祖光他曾经引领我们走过文化饥荒年代;他开启中国当代悬疑小说之先,被誉为东方的“007”;他19岁创作的《落花梦》被学者称作中国后现代文学的先驱;他还是中国大陆第一位“打入”港台的武侠小说作家;他就是京城怪杰、文坛奇才——张宝瑞。  那双黑脚在阁楼地板上悄悄移动,且谨慎而有章法,那黑脚一步一步朝阿才躲藏的方向逼近。他分开乱蓬蓬的长发,露出一双诡异的眼睛,然后猛地伸出长满尖指甲的枯手。阁楼的门虚掩着,裂出一道缝儿,一楼月光从门缝儿间射进来,明晃晃的好似霜刀、忽然阁楼方向传来一声阴森怪气的猫叫……他从沉重的梦中惊醒,忽然,好像头顶上方有异常的响动,夹杂着另一种奇怪的声音,侧耳细听,那声音却悄然遁逸了。那里是一间久弃不用的阁楼,从外窥探,里面黑洞洞的,总有一股阴气,不知道里面究竟锁着什么,这个恐怖的晚上,他看到了……

真假慈禧1·西遁风云录

历史 / 排行榜 连载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阴霾笼罩北京城,慈禧、光绪仓皇出逃。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签订一年后,窒族从愉安一隅的西安返回北京。与这次西遁和东归相伴的,是恐慌、惊悸、狼狈、屈辱、惆帐……西遁途中,皇家行列频频遭遇袭击,各派政治势力出于不同政治目的,竞相表演,由此而展开一个个跌宕起伏、险象环生的故事。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派出杀手刺杀慈禧,企图酿成内乱;义和团刺杀慈禧,是因为慈禧出卖了他们;裳世凯、荣禄派人刺杀光绪,是惟恐慈禧死在光绪之前;于谦后裔女侠于莺晓刺杀光绪,是为了反清复明;漠北“神偷”乔摘星看中了光绪手中的小盒子,他以为盒内藏着玉玺;燕山大盗黑旋风岚松父女劫掠皇族,是为了谋取财宝;“臂圣”张策师徒刺杀慈禧、光绪,是因为朝廷抛弃了北京城百姓,采取不抵抗政策……李莲英献奇策,让王爷载澜的义女唐昀假扮慈禧,去顶那“明枪暗箭”。唐昀为救流放新疆的义父,忍辱领命。在贯市,光绪与隆裕相背而睡,玉玺险些被“神偷”乔摘星盗走;在八达岭,皇家行列遭到黑旋风匪帮袭击,光绪被掠走,正当黑旋风欲杀光绪时,闯出女侠于莺晓,非要带光绪到恒山祭祖;在双榆镇,出现两个怀来县令吴永,令人啼笑皆非,尹福追寻黛娜,险些遭到暗算;在怀来县,出现由义和团假扮的皇家行列,尹福与义和团首领李存义师兄弟相会,尹福申明大义,李存义率众离去。慈禧、光绪等人巡游雁门关,光绪被于莺晓掠到恒山。尹福闯人恒山,遇到女侠求爱,尹福为救光绪,假意答应。由于乔摘星施展阴谋,尹福与于莺晓被困恒山暗穴。尹福脱险后去救光绪,光绪被张策师徒劫走,又落入黑旋风魔爪。尹福历尽艰辛救出光绪,为索回被乔摘星盗走的锦盒,孤身来到山西太谷,打探消息,恰逢形意门车毅斋和郭云深比武。尹福在徒弟“螃蟹马”的帮助下夺回锦盒,护送光绪野全抵达西安。东归路上,慈禧、隆裕、瑾妃在骊山贵妃池洗浴,身染花太岁的投毒。尹福与假扮瑾妃的宫女木兰花深入莲花寺,骗取解药,使她们转危为安。唐昀被少林寺僧人劫持,尹福独闯少林寺,救出唐昀。归途误八陷阱,生命垂危。“天山二秀”秋千鸿姐妹为报兄仇,千里迢迢赶来突袭皇驾。光绪夜八英豪镇教堂祈祷,遭到假扮圣母的黛娜枪击,光绪佯死,虎口逃生。尹福与唐昀产生真挚感情,充满矛盾与痛苦。尹福为救唐昀,落入秋家姐妹魔掌,被劫持到西域女儿国。在女侠于小玉兰帮助下,尹福等人消灭秋家匪帮,恢复女儿国太平盛世。皇驾结束了流亡生涯,由正定乘坐火车进入北京城南郊马家堡车站。正当唐昀下车之时,黛娜从迎驾的洋人行列中突然疯狂地蹿出,身捆炸药,孤注一掷地朝唐昀扑去。在巨大的爆炸声中,二人同归于尽。尹福悲痛截绝地抱起残缺不全的唐昀,踉跄地扑到扮成老宫女的慈禧脚下,大声悲号。而慈辔只是淡淡地说:“她尽了力了,罪也赎了。”然后傲然地登上迎接她的轿车……尹福的坚忍,唐昀的真挚,张策的豪爽,乔摘星的自私,郭云深的憨直,车毅斋的谦逊,于莺晓的痴情,黑旋风的凶残,花太岁的淫虐,胡七的仗义,于小玉兰的聪慧,慈禧的狡诈和霸道……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呼之欲出。

落花梦

网络 / 排行榜 连载

文字史上书梦小说不计其数,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书梦的书廖廖无几。神话志怪内容的小说在明清文坛俯身可拾,但现已不多见。这部《落花梦》写的是才子陈洪波才女骆小枝遨游天国列国的故事,宗旨是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才子陈洪波驾舟到东海蓬莱寻找仙境,在满目悲凉凄清的落花楼进入梦境。他巧遇名姝骆小枝,二人偕伴同游天国。人世间众多幽灵在天国出现。她们在圣人国邂逅圣贤,一睹庄园梦蝶,诗客国参加诗会,与诗仙词圣举杯吟对;隐士国见姜公梦夺乌纱,呕心沥血;红楼国与宝玉、黛玉、宝钗重结梅花诗社,醉酒当歌;美人国盗符救人,桃花源搬兵增援;名利国目睹利欲薰心,颠倒国嘲讽阿房宫火光烛影,险象环生,太虚境瑶花琪草,暗递真机;宫花会群芳吐艳,柳暗花明,百花苑神姝簇拥,各领风流。群侠为盗清明图,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刀光剑影,镖影斧声。在原始国,雅典国、牡丹园、黄金国、丑女国、招贤国、宫花国、阎罗国诸国,落伽、落花、太虚、百花、天朝诸仙境,更是各有风土人情,神韵佳话。“黑旋风”李逵、齐天大圣孙悟空这两个喜闻乐见的人物在书中纵横驰骋,引出众多笑语和情趣。落花梦醒,全书但愿给读者留下众多思索和回味——我创作此书时是1971年,正在北京铁合金厂当炉前工。“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的生涯自然艰辛。我当时是工厂的先进生产者,炉前工是流水作业,三班倒,劳动强度比较大,每日干活汗流浃背,有时光着上身,挥锹握钎,烟薰火燎。我就是在这种工作环境中,利用工余时间完成了长篇小说《落花梦》的创作。从1971年夏天到1973年夏天,每日几乎都要写作三个小时左右。当时人与人之间关系严重扭曲,有的人就因为说错一句话而被戴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接受无休无止的批斗、侮辱。我亲眼看到一个工人就因为在工作室的墙上写了抗联将领李兆麟的两句诗“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而被斥为“反动”。为了解脱这些氛围,以示自己“身居闹市,一尘不染”的清高,在劳碌、艰辛、无奈、惆怅之中,去追求一种理想,一种境界,憧憬一种玫瑰之国,《落花梦》应运而生了。《落花梦》成为我那一时期的精神支柱。《落花梦》中有才子、佳人、英雄、侠客、圣贤、名士、隐者、仙人、明君,也有歹人、败类、奸徒、暴君、伪君子——“多少事,尽在不言中”。但愿能“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到底想要什么

当代 / 排行榜 连载

这是一部反映我国当代中青年知识分子情感历程的长篇小说。诗人雨亭、飞天、老庆、黄秋水,记者牧牧、大学生梦苑,以及新颖、银铃、夏君等组成一个文化沙龙,谈天说地,吟诗作画,指点江山,切磋文化。他们各有各的遭遇和故事,雨亭和梦苑的生死恋,老庆对新颖的单相思,新颖和台湾老板浪漫而奄悲壮的情爱故事,黄秋水对海外情人一往情深,夏君深感失败逃遁美国,银铃家庭破裂笃信佛教和气功,飞天想爱而不敢越雷池一步,演员雪庵浪迹天涯倾吐真谛……故事情节曲折浪漫,凄切动人,富有哲理性和幽默感,是一部全面反映探讨当代“情人潮”现象的长篇小说。

真假慈禧2·东归喋血记

历史 / 排行榜 连载

本书以慈禧、光绪皇帝为首的皇族从西安返回北京的故事。莲花寺“花花和尚”、“天山二秀”秋家姐妹、少林寺恶僧悟慧、“通臂猿”胡七、八国联军女杀手黛娜等人,各怀异志,对皇驾多次实施突袭,由此险象环生。慈禧携瑾妃、隆裕皇后在骊山华清池洗浴,身染“花花和尚”所投之毒。尹福与假扮瑾妃的宫女木兰花深入莲花寺,骗取解药,使她们转危为安。李莲英献奇策,让王爷载澜的义女向昀假扮慈禧,去顶那“明枪暗箭”。向昀为救流放西域的义父,忍辱领命。此时,真慈禧突然失踪,向昀被少林寺僧人劫持。尹福独闯少林,救出向昀;归途误入陷阱,生命垂危。“天山二秀”秋千鸿、秋千鹄姐妹为报夙仇,千里迢迢,赶来突袭皇驾。光绪夜入英豪镇教堂祈祷,遭到假扮圣母的黛娜枪击,光绪佯死,虎口逃生。尹福与向昀产生真挚爱情,而尹福不能摆脱传统的世俗观念,两个人的爱情充满矛盾与痛苦。尹福为救向昀落入秋家姐妹魔掌,被劫持到西域女儿国。在一女侠的帮助下,尹福等人消灭秋家匪帮,恢复了女儿国的太平盛世。少林僧入围攻开封府皇驾,宫女木兰花壮烈殉难,恶僧悟慧毙命。皇驾北渡黄河,中流击水,风浪大作,又遭“通臂猿”胡七等人围困。尹福晓明大义,施展神功,胡七等人悄然退去。皇驾终于结束了三个月的流亡生涯,由直隶正定乘火车返京。在京城南部马家堡车站,正当向昀下车之际,黛娜从迎驾的洋人行列中疯狂跃出,身抱装有炸药的手提包,孤注一掷地朝假慈禧扑去;在巨大的爆炸声中,两人同归于尽。

夜香

当代 / 排行榜 连载

《夜香》描写了一个名为老庆的被人戏谑为“多余的人”的生活,他离婚多年,落魄潦倒,虽混迹于北京街头,但却对爱情充满了幻想。同时,他还为正义打抱不平,但却是令人啼笑皆非的结果。

紫砂秘籍

侦探 / 排行榜 连载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一个仲秋之夜,在江南小镇朱家镇上,紫砂艺术家朱砂为迎接自己五十年未能谋面的堂弟朱炽从台湾归来,在自家的陶居举办了一个极具梦幻色彩的茶宴。来做客的有三位文化名流及一位地方官员。夜半更深之际,来参加茶宴的电视台女主播欧阳婷被杀死在朱砂的卧房里。此后又接二连三地发生命案,江南名模林莎莎死在湖里,小镇船家惨遭灭门之祸……在朱砂的前半生,曾偶然与人结仇……在朱家镇,在朱家人身前身后,还有贪心的官员以及无恶不做的黄色帮会……到底谁是凶手?在解放前成功破获梅花党和一只绣花鞋大案的优秀公安人员龙飞刚刚离休,正值此时到朱家镇来会旧友朱炽,巧遇这起系列命案。在十天的时间里,龙飞凭着过人的智慧和丰富的刑侦经验,在朱家复杂的家庭关系和几世的恩怨情仇中,逐渐理清经纬脉络,破解了犯罪者布下的一个又一个疑团,保护了犯罪者心念已久的关于紫砂艺术的传世之宝《紫砂秘笈》,最终将行凶者绳之以法。

醉鬼张三

武侠 / 排行榜 连载

《醉鬼张三》是经典武侠小说系列之一。清末,戊戌变法失败,谭嗣同等六君子在北京菜市口血溅刑场,维新派人士被广泛株连。以智能双全和豪饮著称的义侠张三和威武神勇的老英雄王五等京城豪杰,在张三才貌双全的未婚妻王丽媛的大力协助下,为救难友,与清廷鹰犬展开了一场生与死的厮杀,最后,在落日余辉中,张三和丽媛一骑双跨,飞驰而去。初春,冰河解冰,春水融融,颐和园里的玉兰抢先开了,白盈盈,香气袭人,可是古老的北京城里却依然笼罩着一层阴霾。紫禁城就像一个沉重的黑棺木重重地压在人们的心口,护城河边的垂柳在春寒中颤栗、摇曳。一些北京人依稀记得戊戌六君子惨死的情景,有的脑海里还荡着谭嗣同那悲壮淋漓、气壮山河的诗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住在西四牌楼一带的老百姓这时却掩着门,隔着窗花,议论着一件奇怪的事情。吉祥胡同40号赵家大院接连几日夜半都传出一个女子的惨叫声。

一幅梅花图

侦探 / 排行榜 连载

本书又名《13号凶宅》,这是一幢险恶的凶宅,谁住在里边,谁就会莫名其妙地死去。民国初年,钱家十三口一夜身首异处,死相极为恐怖。是谁杀害了无辜者呢?悬念迭出、毛骨悚然,试试你的胆量。朋友,有胆量偷看,没胆量走开。脚步声在他呆着的房门前停了下来……突然,门开了,他瞪大眼睛,还来不及举起砍刀,就被眼前的恐怖景象惊吓得倒在地板上……当他来到房门前时,朦胧中猛地发现一个披头散发满脸狰狞的女人贴在墙上瞪着他,可慢悠悠地又露出一丝奸笑,一动不动,样子越来越恐怖。突然,一阵风吹了过来,这恐怖形象却消失了。民国年间,北平粮钱胡同13号居住着一户钱姓人家。一夜之间,全家老少皆身首异处,死相恐怖,从此这处宅院如中了魔咒,留下数桩悬案,荒废多年。几十年后,几个神秘的陌生人先后来到了阴森的13号……

一只绣花鞋2

惊悚 / 排行榜 连载

本书又名《绿色尸体》,故事中一九六五年九月中旬的一个夜里,号称我国“三大火炉”之一的武汉三镇,仍余热未消。站在雄伟壮观的武汉长江大桥上,扑面而来的江风清爽凉快,十分惬意。将近子夜,喧闹了一天的城市渐渐进入梦乡,天上的点点繁星与江上的点点灯火也慢慢被雾气笼罩。可有谁能想到,在这安详的夜晚,暗流正在涌动,危险正在逼近!守桥部队排长李炎今夜也不知何故,眼皮跳个不停,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干脆起来上桥查哨,一面看着夜景,一面想着心事。李炎当兵六年了,他出身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机关干部,生活优越,受过良好教育。高中毕业时,他没有听从父母考大学的安排,壮怀激烈,投笔从戎。但他所在的部队好像并不怎么器重他这位满腹经纶的城市少爷兵,前两年他喂过猪,烧过饭,种过菜,反正什么差使苦就叫他干什么。他虽感到委屈,可也咬牙熬过来了,不是古圣贤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吗?他终于通过考验,脱颖而出,被选送到军校学习,毕业后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军官。但世间事总是有得也有失……

一只绣花鞋1

惊悚 / 排行榜 连载

本书又名《梅花档案》,“文革”期间手抄本经典著作,东方007开启中国当代悬疑小说之先,京城怪杰为你演绎梅花党的传说,当夜深人静的时刻,你翻开书,突然,门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一只绣花鞋”不翼而飞“绿色尸体”横陈海滩,“火葬场的秘密”高深莫测,“龙飞三下江南遇险情”,“金陵梅花图的沉浮”……这些动人心弦的传闻皆与梅花党有关。“文革”期间梅花党就像一个幽灵飘荡令人掩户私议,不寒而粟。这部长篇小说描写的是1948年国民党政府在崩溃前曾秘密成立了一个梅花党组织,其党旨是打入中共内部伺机而起。我党特工人员龙飞曾设法与梅花党党魁白敬斋的女儿白藤邂逅潜入南京紫金山梅花党党部,企图偷取记有梅花党人名单的梅花图,失败逃遁。从此梅花图音信杳无图上的梅花党人名单成为悬秘……六十年代初期大陆某港口城市核潜艇设计图纸外泄,老虎滩出现一个伪装的女尸;火葬场“闹鬼”:真相大白,看门老头的假腿里发现发报机。此时,另一山城的废弃教堂的楼板上发现一只华丽的绣花鞋,而清洁工却横尸楼前。武汉长江大桥的哨兵遇到一个临产的孕妇没想到她的肚子捆着一个炸药包……种种迹象表明,已销声匿迹十余年的梅花党开始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