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正文 第26节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不是庸医,但是师弟还没有学成就出山,在很多方面略有不足。”好一句老成持重之言啊!

“白简,付诊金。”

离开了木青医馆,白肖就带着白简去了死者的家,死者名为沈辽,是一个商人之子,商人不缺钱,但地位非常底下,士农工商自古已樱

哪怕富得流油,也不能穿丝绸衣服,也不可入朝为官。

但这府邸是真不啊!只是到处都挂着白布,白肖可是县令也就是官,沈家的人自然不敢怠慢。

沈辽之父沈丰更是把白肖请到了主位,“不知大人,有何贵干?”

“把沈辽的药方拿出来。”既然对方把姿态放的这么低,白肖不见意摆出高姿态。

沈辽还真是个药罐子,光药方就四张,而且没有一张是一样的,白肖不懂医,但知道是药三分毒。

而且很多草药的药性是相冲的,怎么可以乱吃呢?

“这就是沈辽最近吃的药,都是当归医馆开的。”

“是的,大人。”

“这几张药方,我拿走了,你们不用送了。”

白肖看着这四张药方越看越奇怪,沈辽只是被打用得着吃这么多药吗?白肖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罗俊可能是被冤枉,而且他自己都不自知。

白肖连忙又去了一趟牢房,“罗俊,你告诉我你打沈辽哪了?”

“腹。”

“你确定是腹?”

“这个我不会忘。”

腹那不就是肚子吗?白肖就从来没听过打肚子能打死饶,看来沈辽的死跟罗俊没什么关系。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iyungo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