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正文 第23节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柳庄是个中庸之人,但待母至孝,最瞧不起的就是张邙这种不仁不孝之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张邙竟然堕落至此。”

不但如此,他还酒后了另外一句话,让这位紫鸳姐听到了。

紫鸳只是个女子,哪里经历过这种场合,只能如实而言,一句老不死的你终于死了,让柳庄和董梁愣在那里。

白肖是什么意思?二人也心领神会了。

柳庄:“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亲耳听到的,她人口述可不校”

让张邙开口还不简单,他现在就是烂醉如泥,只要把他弄醒就好了,白肖从那些官兵手中要了一些烈酒。

这跟兰楼的那些酒水就不同了,兰楼的酒跟水差不多,这张邙都能喝成这样就明其酒量有多么的差。

几口烈酒灌进去,张邙都吐出来了,闭着眼睛就了一句,“不行了,兄弟,我不能喝了。”

白肖:“张太守活着就好了,那样兄弟你在并州就能作威作福,谁还敢管啊!”

“那老家伙不死,我就要死了,再他不在也没人敢管我的事。”

“听张太守是被乱刀砍死的。”

“兄弟你错了,他是被毒死的。”真是酒后吐真言啊!张烨死后白肖等人连忙封锁消息,哪怕张邙这个做儿子的都不知道实情,又怎么知道是毒死的呢?

柳庄摇了摇头,张烨有这么不智的儿子,现在死了也好,否则早晚会被气死。

白肖:“兄弟,你就不想为父报仇。”

“我找谁报仇,找我自己吗?”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iyungo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