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4节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谁去医院了?”问得有些急,也顾不得维持跟她的礼貌。太后给了一个为难的笑容,说其实也是好事,不妨就说了。然后“钟宜怀孕了”就作为一个天大的喜讯砸在了我面前,让我的脑袋洋溢起缥缈的兴奋,听太后的声音越飘越远,内容大约是想叫钟宜留在国内呆一阵子,可这傻孩子非要早点结束学业跟周炜粘一块儿。我反反复复地想那些台湾明星都得到怀孕三个月后才肯公布,也不知钟宜她们家祖籍是不是那儿的,其他就想不到了。

等面带微笑地走出钟宜家,我终于能够想到些别的,我想我大概是活在了荒诞里,虽然我告诉自己没有受到欺骗——或许钟宜也才知道,我也告诉自己太后的话不尽真实——或许钟宜只在她面前秀了恩爱,但我实在没有把握告诉自己怎样的她才是真实的她。这种不信任从一开始就存在,只是我一开始就避开了,一同被我避开的还有那诸多现实问题的质问,它们于这次杭州之行集中火力地扑面而来,让我有些招架不住。我从包里掏出那封所谓的“情书”,见落款没有发挥出平日的铁划银钩,跟三个跳梁小丑似的歪歪扭扭,就为它们在跳进邮箱之前选择跳进垃圾箱而庆幸起来。

三十一、

杭州行花了我整个周末,一个人品味了西湖醋鱼三根。读书的时候钟宜笑我没文化,说鱼的量词哪能是“根”,我说怎么不能眼前不就站着根美人鱼,于是钟宜又笑。她难得的笑就这么老是在我面前晃悠,好多年,其他的记忆,说不真切。我喜欢见到她高兴的样子,至于“我喜欢她”,却是我自己定义为真的命题,有朝一日它变假了,那也是我的自说自话。头天晚上我在西湖边,想着如果接到电话,要如何大方得体祝贺她又要如何迫不及待见到她,直到后来回宾馆,除了体验了趟不收夜间费的出租车外,一无所获。我规定自己不许拨那个号码,“要讨个说法”的,那是秋菊。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iyungo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