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第79节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月辉银发,莲凤美目,日日夜夜强硬压制下的身影浮了上来。黄连在口,苦涩蔓延唇角。此生,怕是再无与他相见的机缘……

隔着绢纱花鸟屏风,我望见紫苑蜷着小小的身躯在床榻上安睡,长长的凤眼垂闭着,掩成两道似墨勾勒的优美弧线。

桓珏替他掖紧滑落的被角,转身步出延庆宫。

第二日,宫女奉谕呈上了一柄油纸伞。

我撑开伞骨,一片缤纷绚丽的百花随着伞面的铺陈怒放开来,云雀画眉百鸟争鸣跃然其上,仿佛整个绚烂的春天都被收纳进了这小小的伞面。我知道,这是最后的一幅花鸟图。

我撑着伞,朝紫苑伸出手:“来,紫苑。我们回家了。”

殿外,再无阻拦的侍卫。

“伞”者,“散”也。

我和桓珏纠缠二十年的缘分终是散在了那片西陇绵邈的细雨中。

半月后,云水昕派遣至西陇皇宫迎护其六女的车马于归返途中为雪域国大内高手所劫持。

收到这个消息时,我刚带着紫苑一路轻车简从风尘仆仆地跨入云家院门。此时,面对空空如也的车轿的子夏飘雪不知是不是气怒得脸也紫了。

我知子夏飘雪断不会放过我母子二人,而想从戒备森严的西陇皇宫中将我们劫持出并非易事,只有从途中下手。我回复爹爹的家书时,让爹爹半月后派人至西陇皇宫接护我们母子。而我与紫苑其实在信发出的第二日就已粗布陋装上路。若是往常的子夏飘雪肯定不会上我的当,但我那时从雪域皇宫逃脱时与其思维逆反的路线让他吃一堑长一智,所以,他这次定猜测我母子不会抄小路,而是堂而皇之地坐在爹爹的车马中返回,岂知我这次偏又摆了他一道。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iyungo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