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正文 第195节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他夹着烟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莫名的有些无措,喉结滚了一下。

关于陆靖的身世,知道的人本就不多,如今他带着陆靖因工作调动来到l市,明了内情的人更是绝无仅有,而他和路念笙才见过几次?

算上赌场那次,也不过统共三次而已。

他可以轻描淡写一句话带过去给路念笙,假装自己已经完全不在意,可要从头说起,说细了,就是揭自己旧伤口。

没人会喜欢这种感觉。

他默了几秒,别开视线,似乎是在躲避她目光。

即便已经站在这里想了半支烟的功夫,到这一刻脑子里面还是有点乱。

要让她搞清陆靖的情况,又不能让她知道太多,他颇为烦躁,另一只手抬起抵了一下前额,“陆靖的母亲,有一点精神上的毛病。”

路念笙愣住了,微微瞪大眼。

很快就觉得不大礼貌,刻意敛了表情。

陆昊文扯扯唇角,“植物性神经紊乱,加上抑郁症。”

他抬头,视线落了很远,神情沉湎在往事中。

“以前还试图自杀,”他沉了口气,“包括怀孕刚开始没有发现的时候,还吃过药,我本来特别担心对孩子有影响,不过还好,陆靖生下来的时候挺健康的。”

路念笙抿唇,视线水平低落在前面,陆昊文衬衫的纽扣那里,想不出要说什么。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陆靖的母亲居然会是这样一个人。

陆昊文想要尽快把情况表达清楚,继续:“我之前在惠恒银行总部,老家也是那里的,之所以愿意接受调动来到l市,也是因为陆靖,那边有些知道他母亲情况的人,散布谣言说他母亲是神经病,传到他学校还有朋友那里去,他刚上小学的时候因为这个受到过歧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iyungo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