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第875节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公良燕拿河涧王举例,皇上愣在那儿,是啊,远的不提,河涧王就是最好的例子,上官家族被灭后,河涧王连称帝的机会都没有,全家被抓的住杀的杀。

虽然后来上官家族的残党出手相救,但是自己何偿没有挖坑,所以河涧王没有救出,还顺便把上官家族的残余份子灭了一批。

那次下杀手之后,上官家族残余份子就再没出现过,难道这次又是他们出手?皇上想到这儿,请公良燕再算一算,算算相国寺的事情。

公良燕没有拒绝,而是掐起了手决,黄河瞪大眼睛看着公良燕的手势,然后掐着小手跟着学,用秦子轩的话说‘大海这娃真的有当神棍的潜质,神经病似的木棍!’

公良燕算了一会,脸色微变,末了很深情的看了皇上一眼,看的皇上身体冒寒气,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太子在旁边急的直搓手,他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公良燕用那种眼神看父皇,难道真的出大事了。

公良燕没有开口,眼神转向魏德海,魏德海身子一整看向皇上,皇上摆摆手,魏德海赶紧跑出了祭坛,守在外面放风,不让闲杂人靠近。

看到魏德海离开,公良燕摸摸黄河的脑袋,轻声说道:“你也出去。”

“啊,不会吧,我可是你的大徒弟啊,我会很乖很听话,让人家留下呗。”黄河厚着脸皮求留下,公良燕早就对黄河的厚脸皮免役,静静看着黄河,最后黄河不支撇着嘴退出。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iyungong.com

(>人<;)